• <progress id="djoo7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djoo7"></li>

    <center id="djoo7"><center id="djoo7"></center></center>

      <progress id="djoo7"><menuitem id="djoo7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1. <progress id="djoo7"><tbody id="djoo7"><progress id="djoo7"></progress></tbody></progress>
      <xmp id="djoo7"><xmp id="djoo7">
      中國新聞網江蘇正文
      新聞熱線:18013384110 電子郵箱:jsxww110@126.com

      在云端,江蘇“最炫民族風”火了

      2022-09-22 07:01:34
      來源:新華日報

        蘇北大鼓 評彈茶館 曹家班嗩吶

        在云端,江蘇“最炫民族風”火了

        從蘇南的評彈,到蘇北的大鼓,云端正成為我省傳統民間文化的“第二舞臺”,僅徐州沛縣一個吹奏嗩吶的直播間,開播半年就吸引了70多萬粉絲,引來中央級媒體的追蹤報道。打開這些直播間,不只是打開了一個個云上舞臺,還有江蘇的風土人情、藝術工作者的堅守和創新。

        鄉音鄉情,“大鼓狀元”成了網紅主播

        “朋友們大家好,我是蘇北大鼓演員牛崇光,提前通知,本周三晚上7:30準時直播,歡迎大家光臨!”短視頻平臺上,牛崇祥(藝名牛崇光)熱情地向大家打招呼,59歲的他滿面紅光,精氣神十足。上千條點贊很快襲來,網友也熱情地與他互動留言: “牛師傅,幾十年前你在陸集唱大鼓我就聽過,好聽!”

        蘇北大鼓,是一種流行于宿遷、廣泛影響蘇魯豫皖地帶的傳統曲藝形式。一般是一人表演,左手擊打一對月牙板,右手擊鼓,有說有唱,并帶有手、眼、身、步的表演。因為接地氣、帶著濃濃的鄉音鄉情,很受地方觀眾的歡迎。

        牛崇祥是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蘇北大鼓省級代表性傳承人、宿遷市曲藝家協會名譽主席,被觀眾譽為“大鼓狀元”。他從2017年開始搞直播,至今已有5個年頭,光是在抖音上就有5萬多粉絲,點贊量近十萬。從“大鼓狀元”變身“網紅主播”, 牛崇祥成為蘇北大鼓在網絡上的積極推廣者。

        直播間拼的是真功夫。一人、一鼓、一對板,要怎樣才能留住網友?牛崇祥說,“首先得靠肚子里有貨!”《走馬春秋》《無艷春秋》《凌霄漢》《戰君山》……這些都是牛崇祥的拿手書目。傳統曲藝一度遇到時代發展的困境,牛崇祥也犯愁,“滿肚子都是書,就愁唱不了”,F在,在網上搞直播說書,不能天天都說一模一樣的段子。他的滿肚子存貨有了充分的用武之地!跋襁@些長篇書目,每天說三個小時,連續不斷,說完一部最起碼也要三五個月!

        誰說聽大鼓的都是老年人?牛崇祥發現,自己的直播間里,六成以上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!耙灿泻芏嗌狭四昙o的觀眾,哪天我不直播,他們會念叨著來問!庇绕渥屗袆拥氖,有些癡迷大鼓的老年人,平時自己不太會玩手機,就讓家里孩子把手機設置好,一到點就打開手機守著他的直播。

        刷短視頻的不少青年人,刷到了蘇北大鼓,也會津津有味地追下去。這也讓牛崇祥想到了自己的童年,當年的他,只要有藝人到村里來表演,總是早早地到現場等待,一場也不落,F在,蘇北大鼓以另一種方式“回歸”到年輕人生活之中,也讓他看到了傳統戲曲傳承下去的無限可能。

        以前的觀眾在鄉間大集上,現在的觀眾在直播間里,但是留住他們的道理是一樣的!皵[地攤時,你不能撂個三場五場才出來唱,這樣觀眾就不來了。直播也是這樣,天天播,人氣才能漲得快! 牛崇祥說。

        如今,牛崇祥每場直播都有穩定收益,但是他堅持“不帶貨”!坝^眾是來聽書的,你咋還賣起貨來了呢?一來二去書迷們就不來了!彼f。為了讓直播更加生動,他還會策劃不同曲種在直播間“飆唱”。

        從18歲拜師學藝到現在,牛崇祥已經從藝40余年,而蘇北大鼓也早已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去年,牛崇祥帶領學員們在各個社區平臺上演出了100多場,今年他的目標是200場。他說,“網絡直播,同樣也是一個大舞臺。作為蘇北大鼓省級傳承人,目前我的任務和心愿就是把它傳承發揚好!

        線上線下,蘇州評彈唱響“聲聲潮”

        不久前的中秋節,蘇州平江路上的琵琶語評彈藝術館迎來了觀眾熱潮。每天十余場的演出門票基本當天售罄。古老的蘇州評彈近年來越來越“潮”,該館的評彈演員吳亮瑩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        “我有一段情呀,唱給諸公聽……”吳亮瑩本是蘇州的專業評彈院團演員,2011年她因在張藝謀的電影《金陵十三釵》中配唱了一段《秦淮景》,被更多人熟知。幾年前,吳亮瑩和伙伴們一起創業,在平江路上開了這家評彈茶館!拔覐男【蜕L在平江路附近,對這里充滿感情,對蘇州評彈也有種情結,希望通過自己的展現讓更多人了解蘇州文化!

        評彈茶館樓上樓下能同時容納100多個座位,一直人氣不俗。幾年來不斷有粉絲慕名而來,點名要聽《秦淮景》。如今的吳亮瑩,又在網絡上有了新的代表作。

        “青磚伴瓦漆,白馬踏新泥,山花蕉葉暮色叢染紅巾……”短短幾句,就美到讓人耳朵上了癮!堵暵暵肥菄鴥饶懈枋执揲_潮演唱的一首歌曲,近年來不斷以各種形式被翻唱,吳亮瑩的吳語版《聲聲慢》成為其中一道亮眼風景。除了將流行文化與吳儂軟語結合重新演繹的《聲聲慢》,在抖音、小紅書、B站等平臺收獲了百萬點擊量外,吳亮瑩在網絡上還演唱過《天涯歌女》《花好月圓》等吳語歌曲。在網上的這些短視頻中,她身著典雅旗袍,伴隨著弦索叮咚,吳儂軟語中流淌著江南水鄉的款款溫柔,讓人過耳難忘。隨著網絡知名度的不斷提高,琵琶語評彈藝術館更成為平江路上的一處熱門“打卡地”,越來越多網友渴望來現場親耳聆聽蘇州評彈這個“最美聲音”。

        館里也有十幾人的演出團隊,但很多觀眾還是沖著吳亮瑩而來。為此,吳亮瑩堅持每天演出。前段時間正值暑假旺季,一天16場、每場一個小時的演出,吳亮瑩每場都演,一場要唱上近20分鐘,每天到家都是深夜11點多。身邊的人都說她簡直是“用生命在唱”,勸她別太拼。吳亮瑩卻說,現在來館里聽評彈的好多都是全國各地來的,“大家都那么熱情,你不唱行嗎?”

        2018年,歌手蔡琴偶然來到館里聽評彈,連連稱贊她的演唱,“高的高,軟的軟,蘇州話表達出來的味道,值得你花一點時間聽一聽,你會愛上它!

        “評彈藝術不能成為博物館里的陳列品!边@是吳亮瑩的觀點。她說,蘇州評彈發展到現在,可以多嘗試與流行音樂等其他音樂形式相結合,進行新表達!氨热缥易约,喜歡聽郭蘭英、李谷一、鄧麗君甚至是青年歌手周深的演唱,他們的唱法、氣息和咬字,都可以為我們的評彈提供借鑒。只要能找到適合吳語唱的歌曲,我都可以試著來唱一下!眳橇连撜f。

        如今,這間評彈茶館在抖音上也有了十幾萬粉絲,許多觀眾拍攝的吳亮瑩演出的短視頻,常常成為網絡爆款。吳亮瑩認為,“網上引流,線下演出”的模式,能讓更多觀眾走進茶館!爸灰梢灾υu彈藝術的當代傳播,我會繼續堅持下去,多出大家喜愛的原創作品!

        祖孫三代,曹家班嗩吶半年增粉絲72萬

        “要不我們也試試直播?”疫情期間演出暫停,對于以嗩吶演出為主業的曹家班來說,也就意味著沒有了收入。眼看著家里的親戚和自己的兄弟們陸續改行,今年2月底,1986年出生的“第五代傳人”曹嘎終于發出了這樣的提議。

        花了半個月時間準備,3月18日,“沛縣曹家班嗩吶”抖音直播間上線!霸詾槟苡惺畮、二十個人來看看就不錯了,結果第一天陸陸續續進來了幾百人!弊尣芨麦@喜的是,很多人刷同城看到他們在直播,就特意進來打招呼,“曹師傅好久不見了!”還有的直接在公屏上寫:我兒子當年結婚的時候,就是你們給“吹”的……

        徐州沛縣素有“嗩吶之鄉”稱號,成立于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民間樂團“曹家班”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他們世代以嗩吶為生,幾十年來穿梭于各類鄉土間婚喪嫁娶演出中,這些群眾成為他們直播間的第一波粉絲。

        你聽過嗩吶版的《本草綱目》嗎?嗩吶模仿薩克斯吹《回家》,是什么味兒?曹嘎發現,他們直播四五天后,粉絲數已然過萬;3月底,粉絲破10萬;4月初,曹嘎82歲的爺爺曹威邦也來到了直播間,演奏了兩場咔戲《打金枝》和《七品芝麻官》,曹嘎的爸爸、省級非遺傳承人曹河南打鼓敲鑼,曹嘎演奏電子琴,曹嘎的弟弟曹干負責打擊器,三代人的首次同臺當天贏得了超過200萬的觀眾點贊數;截至9月20日,他們直播間粉絲數已經高達72.2萬。

        “很多人給我們留言,說沒想到咱們中國的民樂器這么好聽!還有人問有沒有培訓班,想讓孩子來學!”網友的喜愛也即時轉換為“直播打賞”,成為新的演出門票!艾F在,我們直播打賞的收入已超過了過去的線下演出收入!辈芨抡f。

        半年的直播生涯,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曹嘎說:一路披荊斬棘!

        一是演出場地的變化。一開始,曹嘎在自己家里搞直播,結束后鄰居上來敲門,“一兩天沒問題,天天這么搞吃不消!”他們趕緊在空曠的地方租了個院子,還怕聲音傳出去,又把窗戶縫封死了。一臺掛壁式空調不夠,后來又加了一臺柜機,“別人進來都喊冷,我們還熱得要命。沒辦法,吹嗩吶是個力氣活,十幾分鐘下來,每個人都大汗淋漓!

        二是演出時間的拉長。過去婚喪嫁娶一天吹幾首曲子,上臺演出也就十幾分鐘,而到了直播間,一演奏就是三小時起!拔覀兠刻焱砩8點半開始直播,原定播三小時,但常常到了晚上11點,人還很多,根本沒法下播,最長一次延時到了凌晨3點!辈芨麓蛉さ,目前直播間里的固定成員差不多都在30歲左右,是“最有勁的一代人”,“說實話這個演出強度,比過去大太多了,每天直播完,大家都坐在那不想動,太累了!”

        三是觀演關系的變化。過去嗩吶的觀眾群體以中老年人為主,如今直播間里19—30歲的年輕人占了很大比例,如何吸引年輕人?曹嘎在曲目創新上下功夫,除了《百鳥朝鳳》這樣的嗩吶經典曲目,他還把《喜洋洋》《本草綱目》等流行曲目,《大秧歌》《茉莉花》等全國各地的民歌,甚至世界名曲《喀秋莎》等改編成嗩吶版,贏得不同年齡層粉絲共鳴。曹嘎還在直播間招募了數位20多歲的二胡、笛子、古箏等演奏員現場伴奏,一起參與直播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過去一年里,抖音民樂直播觀看人次已超過61億。在曹嘎看來,直播就像做菜,雖然他們半年來不斷為觀眾制作創新的“配菜”,但傳統的嗩吶曲目依然是直播間的“主菜”,“曹家班會一直堅持做下去,將嗩吶一代代傳承下去!”(記者 顧星欣 陳潔)

      編輯:顧名篩
      0
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成年黄网站18禁免费观看
    2. <progress id="djoo7"></progress>
      <li id="djoo7"></li>

      <center id="djoo7"><center id="djoo7"></center></center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djoo7"><menuitem id="djoo7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  1. <progress id="djoo7"><tbody id="djoo7"><progress id="djoo7"></progress></tbody></progress>
        <xmp id="djoo7"><xmp id="djoo7">